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法律

陪读爸爸背着脑瘫女儿上学陪着上课

2018-10-30 12:15:38

”陪读爸爸“背着脑瘫女儿上学陪着上课

书声郎朗的教室里,女儿伏案读书,父亲静坐身后,时而俯身指点,时而扶正身姿……

这一场景,近一年多来,一直在夷陵区小溪塔二小的教室里上演着。

8岁的女儿卢思怡,一名先天脑瘫患者;40岁的父亲卢海空,一名夜班“的哥”,坚持“白班”陪读。

一位家长在知道这对特殊父女的故事后,专程来到本报部,言语间满是钦佩和感动。

上课,父女一起做作业

昨日上午9点多,夷陵区小溪塔二小二(1)班教室。

正在进行的是第二堂语文课,老师在黑板上写下了“帮助”两个字。

认识了新词语,同学们开始造句。“帮助别人是一件快乐的事。”“我们要帮助有困难的同学。”“同学之间要互相帮助。”孩子们的声音在教室内回荡。

此时,坐在一排的卢思怡双手趴在课桌上,眼睛盯着黑板和老师。父亲则侧身低头靠在女儿的左后边,不时地跟女儿交流着。

“同学们经常帮助我们,我们也要帮助他们。”卢海空在女儿的耳边低声说,懂事的思怡则点了点头。

在认识完这个新词语后,老师又发了一张作业纸,上面有各种题目,要求大家完成。作业纸从前面往后面发,父亲卢海空赶紧上前,从老师手中接过作业纸,帮助发放。

大家拿到手的是“五单元独立作业题”。思怡的右手行动能力受限,她很吃力地拿着铅笔,在作业纸上工整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。卢海空说,以前曾尝试让女儿用功能相对较好的左手写字,但没能成功。

作业题共有九道题,题是按照拼音写句子。两句“一花独放不是春,百花齐放春满园。”别的孩子们很快就写完了,但卢思怡写得非常吃力。

父亲在旁边指导,发现写错了,她会赶紧用橡皮擦掉。别的孩子几乎做完这套题目的时候,卢思怡才将这两句话写完,但父女俩不急不慢,一丝不苟。

课间,扶着课桌练走路

语文课下课后,是课间操,孩子们一窝蜂跑到了操场。这个时候,也是思怡课间锻炼行走能力的时间。

在爸爸的注视下,她一个人起身,沿着课桌,一步一步向讲台前方挪。在移动的过程中,她也顺带着“帮助”同学们。每当走到一个新的课桌,她会挨个帮着将书本、文具收拾整齐,把凳子摆正。

“爸爸,我要上厕所。”一圈下来,思怡已挪到了教室前门处,满头大汗。

卢海空赶紧跑了过去,双手从背后扶住女儿。父女俩同时迈开脚步,一步一步向一旁的厕所走去。

“里面有人吗?”卢海空询问两声后,把女儿扶进厕所。

由于平时课间上厕所人多,卢海空一般是利用课间操的空档,送女儿去上厕所。

随着课间操的结束,大批同学开始跑向教室;而思怡也马上兴奋起来,扶着栏杆往座位走。

“下课了,就会有同学陪她玩,她很开心。”果然,正如爸爸所说,几名同学奔向了思怡,一边搀扶她,一边陪她打闹,思怡红通通的脸上,满是开心的笑。

教语文兼班主任的王敏侠老师说,思怡的性格很开朗,平时也有意地安排了几个同学,下课时陪思怡玩耍。

一节是体育课,思怡的身体状况,让她和体育课无缘;卢海空帮女儿收拾好书包,提前背着女儿回家。

已经80斤重的思怡,加上书包,卢海空的脚步有些沉重。

他说,妻子患有糖尿病、胰腺炎等多种疾病,还需要照顾家里2岁半的小女儿,思怡陪读,只有他才做得好。

“以后再长大些,我也恐怕背不动了。”短短5分钟回家的路程,卢海空气喘吁吁,额头上已经有了细细的汗珠。

坚持,一路走来关爱不断

这样的陪读,卢海空已经坚持了一年半时间;事实上,从2006年小思怡出世开始,卢海空和体弱多病的妻子,一直在为思怡一起抗争。

思怡五六月的时候,脖子立不起来,还不会翻身。夫妻俩带着女儿到医院检查,结果让他们如晴天霹雳:孩子是先天脑瘫!

为了给孩子治病,夫妻俩先后到南京上海等大城市,一边打工,一边到当地知名医院求医。

打工单位的老板得知情况后,给夫妻俩提供了离医院很近的免费住房,还为卢海空提供了月薪总额四五千元的两份工作,但女儿每年的治疗费用高达10万多元,薪水入不敷出。

在坚持了四年之后,夫妻俩花光了积蓄,还欠下不少外债,不得不返回宜昌。

思怡到了入学的年龄,经过再三权衡后,卢海空决定让女儿上正规的学校:他觉得,女儿在这样的环境中,可以学到更多的知识,成长可能会更加顺畅!

由于女儿自理能力差,无法正常行走,卢海空决定开始陪读。在每天的陪读结束之后,卢海空在家里还会训练女儿利用器械联系走路,补习学校的课程。

而每天傍晚6点左右,卢海空就走到路边,等待交接班,然后开始夜间跑出租的工作。

生意好的时候,他会跑到一两点;人少些时,他在零点左右收班。卢海空说,一个月下来,除去“份子钱”,一般可以挣一千多块,好的时候有两千左右。

次日凌晨7点,卢海空的闹钟会准时响起,他会开始又一天的陪读生活,周而复始。

“这样的陪读,虽然很辛苦,但我认为还是值得。”卢海空告诉,在一两年前,女儿联系走路经常摔得鼻青脸肿,但现在利用助走器已经可以比较熟练地移动了;一年多的学习,女儿可以背一些乘法口诀,四五百个汉字,已经可以认读了;更重要的是,女儿的性格开朗,在学校的日子非常开心。

一路走来,不好关爱让他牢记于心:从上海回来后,当时打工的老板每年会给女儿寄来一大包衣服;社区干部为妻子和两个女儿都申请了低保;残联的工作人员上门安装了安全扶手,去年送来慰问金……

“学校前不久也曾准备组织募捐,被我谢绝了。”卢海空说,现在还可以工作,希望通过努力,让女儿多学点知识,以后能够自强独立,尽量不给社会和他人多添麻烦。

原标题: ”陪读爸爸“背着脑瘫女儿上学陪着上课

稿源:中国青年

作者:

二手设备回收
煤仓衬板
RJ45防水连接器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