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健康

上海人慎生二胎养育成本高社会竞争激烈是主

2018-10-31 13:35:54

上海人慎生二胎养育成本高社会竞争激烈是主因

正在此间举行的上海“两会”上,上海市卫计委官员呼吁,更多符合二孩生育政策的上海家庭多多生育。此言一出,各方议论纷纷。事实上,上海实施“单独两孩”政策以来,确未出现“井喷式”增长。很多上海女性徘徊在“想生不能生,能生不想生”的尴尬中。

上海市卫计委方面28日告诉中新社,自上海全面实施该政策至去年底的10个月间,共批准单独夫妻再生育申请16639例,并未超出预期。卫计委方面表示,预计今后3到5年内上海每年单独夫妻申请再生育的数量在2万例左右。

上海“两会”期间,上海市卫计委的官员认为,对于家庭结构的稳定性和社会的发展而言,两个孩子更适宜。该部门家庭发展处负责人樊华称,当下,上海进入婚育年龄的女性,有90%都符合“双独”或“单独”政策,但是申请二孩的比例还不足5%。卫计委方面当日亦表示,实际出生的数量要少于申请数量。现实中,上海究竟那些符合政策的夫妇更愿意生“二孩”?官方消息称,受教育程度普遍较高的单独夫妻;初婚家庭;两地婚姻申请“二孩”比例较高。据透露,申请再生育的单独夫妻半数以上为本科及以上学历的女性;申请再生育的单独夫妻中,男女双方均为初婚占86.9%;此外,两地婚姻,即,夫妻一方为上海市户籍、另一方为非上海市户籍的占比逾三成。

在坊间言辞中,经济压力、时间和精力是否充足以及女性对事业的态度都成为“二孩”能否“落地”的重要因素。对上述影响因素,樊华坦言,一方面,养育孩子成本很高;另一方面,目前社会竞争激烈,以平均生育二孩三至四年的一般标准计算,上海女性生育第二个孩子时,一般约32岁,处于事业上升期,不少女性不太愿意为此影响甚至放弃事业。

据了解,单独两孩政策实施后,上海社会科学院与上海市妇联对沪上家庭“二孩”生养情况进行了专门调查。参与调查的上海社科院性别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包蕾萍28日接受中新社专访时说,上海针对城市人口的“单独两孩”政策释放了民众合理的生育意愿,但并未引发新的生育高峰,原因一方面受限于生育成本和经济负担,另一方面还与配套性家庭政策有待进一步完善有关。

官方表态,根据现有实际状况,上海有能力应对“单独两孩”政策实施所带来新生人口对社会公共服务的需求。包蕾萍认为,实际上住房、医疗、教育、家政服务等方面的高成本会带来一系列抑制生育意愿的影响,出现“想生不能生,能生不想生”的尴尬。

一位家有一子的李女士符合生二孩的条件,可是她迟迟未生。李女士告诉,刚结婚的时候,确实想生两个,但是有个一个孩子后发现又要上班,又要带孩子;不仅要管温饱,还要考虑孩子的培养,实在很累。再生一个恐怕难以应付。据了解,如李女士这样的女性在上海并非少数。

现有社会环境中,生育“二孩”对女性后续职业发展确实影响巨大。据透露,在单独二孩家庭中,全职太太比例是独生子女家庭的2倍。包蕾萍指出,这意味着,不少女性因为“二孩”放弃了工作。再次生育使得女性外出就业的机会和时间减少,另一方面也会对在职女性的事业发展带来一些消极影响。

怎样才能真正鼓励符合条件的夫妇生养“二孩”?包蕾萍认为,从政策层面来说,应该进一步针对低生育率和人口红利消失的现状,放开两孩政策;从公共服务层面来说,应逐步建立分层分类的公共服务体系,政府保证兜底线,重点提供生育保险、奖扶等基本保障;此外,社区建立家庭公共服务体系,为其提供便捷安全的育儿服务;从性别平等层面,应探索鼓励再生育女性就业的支持性政策,分担中小企业生育成本,重点加强从业女性“四期”(妇女生理机能变化过程中四个阶段:经期、孕期、产期、哺乳期)权益维护,并提高生育奖扶政策执行质量。包蕾萍表示,要发挥市场的资源配置作用,提供优质公共服务。

这位专家希望制定鼓励男性分担育儿的社会政策,如增加12岁及以下儿童父母法定陪护假,适当延长男性看护假、育儿假等等,鼓励家庭和工作平衡的政策。(完)

蒸汽洗车机价格
粮食重金属检测仪
冷冻离心机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